<strike id="pxbbd"></strike>

          <address id="pxbbd"></address>

              <form id="pxbbd"></form>

              <form id="pxbbd"><form id="pxbbd"><nobr id="pxbbd"></nobr></form></form>

              南方日報 | 南嶺案迎驗收:近十年生態案終了結,南嶺頂峰苗木漸綠

              2020-12-09



              延續近十年的“南嶺案”,終于畫上了句號。

              11月27日,在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廣東南嶺自然保護區生態損害環境公益訴訟案件(后稱“南嶺案”)通過原告志愿者及專家驗收。

              11月27日,清遠中院主持下,自然之友、廣東公益環?;饡仍娴诌_南嶺進行復綠工程驗收。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這起全國著名的環境公益訴訟案起于2011年秋,幾位自然愛好者前往南嶺徒步時,發現南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核心區內正進行炸山修路,這段公路正通向廣東最高峰。

              2011年,志愿者們現場拍攝的照片。(資料圖,自然之友供圖)

              幾位志愿者決定舉報。2012年,在環保志愿者們的反對下,工程一度停工。然而三年后,志愿者們卻發現工程不但重啟,甚至南嶺核心區內的道路正在硬化,南嶺內的生態破壞景象觸目驚心。

              ▼“南嶺”之疤(請橫屏瀏覽)

              南嶺之“疤”。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南嶺之“疤”。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2016年3月4日,北京市朝陽區自然之友環境研究所(下稱“自然之友”)將景區公司起訴至廣東省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同年12月29日,在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原告被告各方達成調解協議。這是新《環保法》實施后,廣東首宗調解結案的由環保組織提起的環境公益訴訟案。

              南嶺核心區內的一條水泥道路成為南嶺內永痕的“傷疤”。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南嶺核心區內的一條水泥道路成為南嶺內永痕的“傷疤”。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多方合力之下,南嶺核心區的修復提上議程。經過1年生態修復,3年撫育工作后,被破壞的南嶺核心區在這個冬季迎來驗收,栽種的樹苗已漸漸長成,山林間各類野生動物也有了回歸的跡象。

              青山白云巔,廣東最高峰下的“傷痕”正在逐步彌合。

              無人打擾的南嶺,重歸自然

              南嶺別名“五嶺”,毛澤東所作《七律?長征》中“五嶺逶迤騰細浪”的“五嶺”,便指南嶺。

              南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位于廣東省北部,地處南嶺山脈中段南麓,是廣東省內面積最大的自然保護區,總面積達5.84萬公頃,其中核心區面積2.36萬公頃,緩沖區面積1.5萬公頃,實驗區面積1.98萬公頃。保護區內分布40多種國家重點保護的珍稀瀕危植物、數十種國家一、二級保護動物,有廣東唯一的原始森林。

              從高處俯視,南嶺最高峰矗立云端之上。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進南嶺需先至韶關,轉至乳源,再穿過崇山峻嶺,才能抵達。11月27日,記者與案件原告自然之友、廣東環?;饡榷嗝嬷驹刚?、律師、學者一同來到韶關南嶺國家森林公園參與驗收。

              車輛初到公園大門口,一塊牌子提示著南嶺當下的狀態,“從2018年4月23日起南嶺國家森林公園全面停止旅游觀光活動,一律禁止游客進入景區范圍?!?/span>

              據生態環境部網站信息,在廣東省上報的對外公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中,韶關市南嶺自然保護區停止執行《南嶺國家森林公園總體規劃》,當地配套旅游設施已停止營業。

              南嶺閉園,源于近十年前的一次破壞。當時,有自然愛好者在南嶺周邊徒步時,發現了南嶺內核心區由于進行道路施工,生態環境遭到嚴重破壞。

              南嶺進入修復期后,公園閉園。如今,這里林間風聲、鳥叫蟲鳴,僅留一片寧靜。沿著水泥道路一路向上,沿途可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標語牌,公路兩旁栽種樹木。

              “我們人工修復工序能做的已經完成了,剩下只能由南嶺自然生長?!爆F場,負責介紹修復情況的林業局工作人員介紹著南嶺近三年來的復綠情況,經過從整地、種植、撒播到澆水維護、追肥、病蟲害防治和補植的工程,南嶺在人工復綠下逐漸恢復生機。

              南嶺修復工程監理單位廣州市花木蘭綠化有限公司今年5月開具的《南嶺國家森林公園林區公路邊坡復綠與生態修復(Ⅱ期)工程竣工驗收監理報告》顯示,施工單位廣東尚善環境建設有限公司于2017年10月開工,2018年4月底完成生態修復工程,2018年5月中旬開始進行澆水、施肥、補植等撫育工作,并于2020年5月13日完成了第三年的撫育工作。

              志愿者彭宇多年來多次到訪南嶺,跟進南嶺安后續修復進展。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看,那棵就是廣東松?!彬炇贞犖榈诌_山頂后,志愿者彭宇指著山間的廣東松告訴記者,南嶺作為華南的生態富礦,山內常見廣東松、高山杜鵑等植物。然而,早在2012年,廣東省林業廳調查組前往南嶺實地調研后,稱受施工影響受損的森林植物包括括杉樹、苦竹、小果冬青、深山含笑、甜椎、山蒼子、馬尾松、廣東松等多種保護植物。而修復工程《竣工驗收監理報告》顯示,三年多修復施工中所種植物主要為高山杜鵑、杉木、荷木、南方紅豆杉等。

              近十公里的道路兩側,常春油麻藤、烏毛蕨郁郁蔥蔥;抬頭仰望,爬山虎星星點點爬于石壁,待來年回暖時蔓延;登頂俯視,山坡上人工鑿出的洞里點播了馬尾松、黑松等植物的種子,大多僅約半人高,仍需時間成長。但相比炸山施工時的傷痕累累,現在的南嶺似“舊傷”半愈。

              每隔一段距離,公路旁便會出現一個生態修復效果前后對比的標識牌。牌上印著修復前荒蕪的圖片,也印著如今郁郁蔥蔥的山坡。修復工程監理自檢記錄表顯示,施工單位按項目設計文件要求完成完善排水、護坡、砌土槽等工序,修筑動物廊道5處,生物種植措施中,苗木品種存活率在90%以上。

              在南嶺內進行生態修復工程,除生態修復外,還修建動物廊道,幫助“主人”們回歸南嶺核心區。 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在南嶺驗收現場,以泥塊磚土砌成的動物廊道引起專家們的注意。廊道穿插于山坡的擋水沿與公路圍欄旁,為南嶺“居民”動物們留出些許過路地。

              廈門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李振基作為原告自然之友邀請的專家一同前往驗收現場,其介紹,南嶺上分布黑熊、水獺、水鹿等動物,過去,過往車輛的“路殺”曾是它們最大的威脅之一。如今南嶺自然保護區儼然無人區,有益于動物棲息、繁衍、生存,而樹種隨山風傳播也可還南嶺綠意。

              在南嶺內進行生態修復工程,除生態修復外,還修建動物廊道,幫助“主人”們回歸南嶺核心區。 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五年等來環境訴訟,達成三年修復方案

              “南嶺,一道傷痕自頭劃到腳,這還是保護區嗎?”

              從發現南嶺傷痕直至立案,彭宇等人等了五年。

              2011年秋季,彭宇與鳥獸蟲木自然保育中心(下稱“鳥獸蟲木”)的同伴前往南嶺徒步,從乳源行至南嶺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的第一峰石坑崆時,無數道呈“之”字形的白色傷口和推土機刺入眼簾。2016年元旦,環保志愿者再次回訪時,卻發現開發商重新動工,甚至已經開始道路硬化施工,水泥路蜿蜒攀至山頂,違法修建的公路兩旁大量樹木被毀,植被被破壞,水土流失嚴重,南嶺青翠不復。

              2011年,由于在南嶺核心區開山修路,山中碎石滾下,植被被大面積破壞。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2016年3月,始于2011年的南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核心區生態破壞事件被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受理。自此,南嶺案作為廣東省第一例由環保組織提起的環境公益訴訟案,步入全新的公益訴訟階段。

              彭宇介紹,鳥獸蟲木自然保育中心在多方了解后,最終計劃通過環境公益訴訟來保護南嶺,他們聯系上了自然之友和中國政法大學環境資源法研究和服務中心,二者在此之前已有環境公益訴訟的相關經驗。

              什么是環境公益訴訟?自然之友環境政策顧問葛楓向記者解釋,與普通訴訟維護個人財產或者健康等方面的權益相對,環境公益訴訟保護的則是環境公共利益,“大自然無法說話,需要我們為它發聲?!?/span>

              經修改后于2013年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中規定了環境公益訴訟制度,2015年1月1日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環境保護法》中明確規定,有提起公益訴訟資格的環保組織可以在全國范圍內提起環境公益訴訟,針對環境污染以及生態破壞提起公益訴訟從此有法可依。

              南嶺山內當年叫停的道路最終在2015年完成硬化,直通廣東最高峰。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南嶺山內當年叫停的道路最終在2015年完成硬化,直通廣東最高峰。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由于公益訴訟在國內的新穎性,需到各地的中級人民法院起訴。而廣東法院按照生態區劃,首批指定廣州、清遠、茂名、潮州中院及所管轄區域內的一個基層法院,分別對珠三角、粵北、粵西、粵東地區的環境公益訴訟案件、跨區域環境民事私益訴訟案件實行集中管轄。

              自然之友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2016年1月28日,自然之友在中國政法大學環境資源法研究和服務中心、鳥獸蟲木兩家單位的支持下,向廣東省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環境民事公益訴訟,起訴景區公司和東陽光公司,并將廣東南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和廣東乳陽林業局作為第三人。廣東省環保廳下屬的廣東環境保護基金會后申請成為此案共同原告。

              經過一系列調查取證、證據交換、談判等過程,2016年12月29日,在廣東省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的主持下,原告被告各方達成調解協議。

              《廣東省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民事調解書》顯示,2017年2月20日,清遠市中級人民法院作出裁定:指定廣東省乳陽林業局為本案環境民事公益訴訟的執行代管人,要求其在法院授權下,對外簽訂與生態修復工程有關的設計、施工、監理合同,監督施工全過程,審核工程進度,監督款項的用途,參與驗收、出具結算報告。

              從“南嶺之殤”尋找“南嶺經驗”

              南嶺重獲寧靜,在人工修復下休養生息。

              進入修復階段,東陽光及景區公司將保護區受損地段劃分為十個修復點,計劃依據不同的生態情況予以恢復,而當地政府按照修復方案組織修復。2018年4月23日,南嶺自然保護區的旅游開發全面停止,南嶺國家森林公園豎起標牌,禁止游客進入。

              自2018年起,南嶺森林公園正式閉園,山間留下一片寧靜。 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自2018年起,南嶺森林公園正式閉園,山間留下一片寧靜。 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期間,自然之友、鳥獸蟲木等環保組織曾幾次回到南嶺考察復綠情況。工人在邊坡及石壁上鑿洞填土種植,路邊也重新種起了樹苗,彭宇寫下,“但當時路邊砌高的擋水沿是否真的能抵擋華南雨季時大雨的沖刷,新修的動物廊道是否適合當地動物使用,新種的植被(尤其是高海拔地區的植被)后期是否可以茁壯生長等,仍是未知?!?/span>

              乳陽林業局主任高鑌介紹,本次南嶺修復工程為廣東不同海拔的樹種種植提供了一定經驗,“廣東松與福建柏為優勢樹種,高海拔地區的杉樹與馬尾松長勢良好,復綠效果則數紅豆杉?!?/span>

              “銀杏大蠶蛾、金裳鳳蝶、絞花林蛇、原矛頭蝮.……”在考察南嶺復綠的過程中,彭宇拍攝下南嶺的“居民”,他們重新看到了南嶺的生機與希望。

              毀山容易,復綠卻需百年。高海拔地區植被生長緩慢,植被勉強覆蓋裸露的土地,已定的盤山水泥路似乎表明南嶺終無法返回舊時風貌,恢復依舊需要漫長的過程。

              南嶺作為我國華南生態寶庫,內有豐富的珍貴動植物資源。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南嶺作為我國華南生態寶庫,內有豐富的珍貴動植物資源。南方日報記者 吳明攝

              但在國內公益訴訟領域,南嶺案的修復過程仍有重要借鑒意義。據清遠中院介紹,本次南嶺案建立了執行代管人制度,即引入乳陽林業局作為監督機構,監督修復工程的具體實施。另外,修復工程履行公開招投標程序,且資金通過法院設立專項賬戶,保證??顚S?,此案將為相關環境公益訴訟審理提供借鑒。

              “法院、行政和原告等起訴單位與社會都可以參與到后期的修復監督,這在當時是環境公益訴訟上一個創新?!弊匀恢循h境政策顧問葛楓介紹,調解結果為違規修建的公路只能用于森林防火、資源管護、生態修復用途,被告被判定賠償500萬元用于南嶺核心區生態修復,且每年12月應向法院和公益訴訟人通報生態修復進展情況。

              南嶺之殤源于歷史遺留問題。

              1993年,乳陽林業局下轄約46萬畝的國有林場,獲批成立南嶺國家森林公園,那時游人已踏出一條上山之路。同年,廣東省政府將已經建立的乳陽、大頂山、龍潭角、陽山秤架、大東山等五個省級自然保護區組合,向國務院申請成立“廣東南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并于1994年獲國務院批準成立。南嶺先成國家森林公園,后成保護區。

              根據2011年8月施行的《國家級森林公園管理辦法》,按哪塊“牌子”管理南嶺的難題已可解決:“已建國家級森林公園的范圍與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重合或者交叉的,國家級森林公園總體規劃應當與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總體規劃相互協調;對重合或者交叉區域,應當按照自然保護區有關法律法規管理?!?/span>

              而廣東對于南嶺生態保護的規劃也在不斷深入,媒體報道,廣東擬規劃創建南嶺國家公園為全省第一個國家公園,其范圍包括南嶺—石門臺片區和丹霞山片區(部分劃入),相關部門將全力開展評估區遴選、科考與評估等工作。

              南嶺案告一段落,而南嶺仍需人類給予它安靜自愈的時間。在彭宇等環保志愿者看來,“南嶺天生自然,正待萬物生長?!?/span>

              【記者】徐勉

              【攝影】吳明

              【實習生】林欣潼 田靜

              日本熟妇乱子a片_午夜试看120秒体验区_中国老头老太婆bbw视频_岳的又大又紧水又多_人妻少妇乳峰乱颤娇喘连连_破学生疼哭了处在线观看